平等幻夢

剛去世的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曾經在國會一次演說 中說過( 以下為直接引言) : 「平等是理想,不是現實, 更不切實際。」他更表示,如果新加坡堅持要「平 等」,就會滑向衰落。

我忍不住再回望,極為「社會主義」的希臘近日的發 展。事件清楚示範了,一個國家的財政紀律滑向崩壞 的過程。整個問題可以追溯至1974 年當民主政府上台 後,馬上推出一連串健保及長俸計劃。大部分國家收 入被用作償還利息,而有多達七成半的非利息支出則 用於公務員發薪,以及其他社會福利,而非用於及投 資於基建及教育上。

這個美麗如畫的地中海國家的1100 萬國民悠閒寫意地 渡日,但沒有太多承擔稅務的意識。希臘當局的官僚 主義及保護主義,常常導致過度規管,挫折了私營經 濟和外國投資者的意欲。

回頭再看近幾年香港的情況,自從我們的特首只由一 小撮有影響力人士選出以來,管治能力實在直墜谷 底。這城市在普通法與基本法之間掙扎,香港人也在 搜尋新的身份及新的認同。市民與中央及本地政府之 間的摩擦前所未見。異議人士也以推動平等和民主之 名,以他們自已的設想來鼓動民眾,尤其是年輕人的 情緒。可是,誰來為他們所爭取的平等和悠聞生活方 式來墊支呢?

雖然我們沒有一個僵化官僚主義政府,但民間響往社 會主義化的呼聲,也可以讓香港墜崖。香港在國際上 的地位正在搖搖欲墜,營商成本正在與日俱增。港 人把旅客消費趕跑之餘,物業及旅遊同受其害。香港 95% 的本地生產總值由服務業組成,而當中有25% 來 自進出口貿易,批發及零售業等。

加薪壓力,限制工時以保障勞工,對僱主要求更多的 津貼及補助,也使中小企老闆紛紛趨避。雖然香港的 工作時間可能屬最長之一,但這也讓闖一番事業的僱 員有機會自願付出。

政府的工作,是要協助僱主領頭,並且讓市民有成就 事業的願景和動力。如果我們能夠建基於認識到人不 可能完全平等,並在當局的能力內予人一個可以公平 競逐的平台,所有勤奮及有天賦的人就可以成為明日 領袖,同時可帶領下一代趨向成功。

無論是政府還是僱主,都需要作出正確決定,那怕並 不受歡迎。

不要跟從希臘的後塵,那並不是我們想留給下一代的 遺產。B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