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見即所得

我一直在想,在一項投資組合中如果文化和社會是決策資產分配的因素,以及其市場表現如何歸因於這些因素,那為何有些市場可以由絕地反彈,但另一些市場卻長期一蹶不振?

儘 管今年年首氣氛一片陰霾,我依舊決定拋下一切,借日元下跌的時機到日本享受一趟久違的假期。作為遊客,我們在此旅途中享受著最佳的禮遇,一流的衛生環境, 極致的大自然風光,愉快的購物狂歡,與此同時也見證了這個國度的汲汲古風。我不禁回想起這個國家和其他已發展國家相比,實在已停滯了很久。曾經讓日本經濟 領導群倫的因素,現在是如何的失色。紀律嚴明的日本依然舒適,次序井然。但與此同時其國內生產總值(46,676億美元)已墜後於印度(67,760億美 元)及中國(161,491億美元)。然而,其人民依然不太有動力去冒險,破格思考及創新

另一方面,美國每年都要經歷不少挑戰,但它依然可 生存及繁衍。它的文化既富有活力,亦敢於創新,並成功孕育出不少可持續經營的企業,如eBay,Google,亞馬遜(Amazon),及其他幾乎是白手 起家的一些企業。雖然共和黨政府六年前留下的爛攤子,但現時的美國勞工市場卻達到1990年以來最佳水平,僅在過去7個月便已創造了200萬個新職位。另 一方面,經濟表現欠佳,但國民卻追求舒適生活的歐盟28國會發現,扭轉疲乏的經濟並非易事。該地區就業率比美國低,工作時間較短,但全薪假期卻比美國多。 此外,歐盟仍要面對其他壓力,如地緣政治及貨幣政策等。在拉丁美洲,除了幾年前有資金流入短暫刺激過經濟外,大部分國家經濟已再次陷入停滯。在充滿美食, 藝術及音樂的文化底下,這個地區依然遭受着貧窮,及人們因為害怕失業而讓僱主可借機施虐等問題困擾。因為政府官員的助紂為虐,貪污問題多年來改進甚少。該 地區依然是販毒及有組織犯罪的中心。
回到家門口,香港及中國大陸正處於文化大轉變的時期。普通法及基本法的兩种不同的制度,正經歷着歷史性的正面交鋒。香港的前景開始轉黯,因為這一代正把自 己的未來放縱於指責及抱怨中,但過境口岸另一邊的國民卻在抓緊機遇脫貧致富。香港缺乏創新產業及製造業,經濟增長主要來自于批發及零售業(23%),
地產及商業(21%)及金融服務(16%)業。然而由於香港內部的動蕩及缺乏推動力,香港經濟能否持續增長還是個問題。

綜合種種觀察,我發現一個國家的經濟增長最終將取決於在當地生活及工作的人民,而不是不斷出入的外國資本。我相信每個國家都具有能夠轉化成國內經濟動能的主要文化。細心觀察這些細節,有助於業餘投資者在方向未明時作出更穩健的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