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晨美景,如何保證?

paulaBy Paula DiPerna

柔和的光線,如詩如畫的海邊景致,加上 逸致的海岸線,我們日夜都夢想擁有。 當我們置業或租住物業時,如果付得起就 更不會錯過這些景色。雖然大自然已免費 為我們提供這些享受,但各大酒店常常把 這些特色冠以「頭等」之類的名稱,再向 客人收取天價。由人類文明出現開始,海 岸及海景就啟發了貿易、藝術和文化活 動—這既是人們的理想定居地點,也是 商業活動之理想場所。擁有近岸土地的業 主們,也不會放過把近岸價值轉化成可以 收取的費用。當然了,有誰喜歡住一個 「面壁」的酒店房間呢?

可惜的是,我們也在改變氣候,慚愧地將 諸般免費享受變成致命威脅。地震所引起 的海嘯固然致命,但地震大都不是人為所 導致。不過,氣候轉變卻大都是由人類的 活動導致,往往造成全球各地氣候突然暖 化或泠凍化,最終造成難以預測,甚至非 常極端的氣候模式。

就如特強風暴,近年很不幸地變成經常現 象,迫使保險公司及其他金融機構要想新 法子應付現時和預期中不斷上升的損失成 本。難道以前「百年一遇」的極端氣候現 在會愈來愈頻繁嗎?除了心靈受創,我們 在財政及營運上負擔得起這些成本嗎?

在營運層面,各類機構都要先革新思維, 來正視及應付諸般的新威脅。美國近期 最具代表性的案例,莫過於以收藏美國本 土藝術品而聞名於世的惠特尼藝術博物館 (Whitney Museum of Art)。最近該館剛把 屬下所有收藏品遷到下曼克頓區哈德遜河 畔閃閃發亮的新址,不遠處還可以見到幾 艘小輪在河面向大西洋的出口鳴笛。博物 館開幕是城中大事,一夜間更變成全球注 目的建築奇觀。由外觀看,它就像一座沉 睡中的優美金屬架構,會頃刻間醒來變成 一只船駛向狹窄的河口。由每一個展廳外 望,都會見到哈德遜河在閃閃發亮,有時 陽光之猛烈需要放下窗幕,以防止陽光過 猛損害展品。

那麼洪水來了怎麽辦? 2012 年惡名昭著 的颶風桑迪吹襲時,整個下曼克頓區都浸 在洪水中並且電力中斷,當中包括惠特尼 現址。洪水癱瘓了附近的地鐵站,橡皮艇 取代了黃色的士成為交通工具。而更叫人 震驚的是,當時尚在建設中的惠特尼藝術 館地盤的地庫,也淹浸在深達15 米的洪 水下。

因此,整個計劃要推倒重來,而全新的惠 特尼藍圖更要有最壞打算— 不僅要挽救 建築,更要保護裡面的無價藝術珍品— 這也是美術館的核心工作任務。為此,整 幢美術館變成了一座可以應付最壞情況的 堡壘,備有防洪大閘以及重型活動牆壁, 以備不時之需,一旦出現情況便可以快速 設防。這就像是以今日的科技,把博物館 封密如潛艇。值得一提的是,設計有關裝 置的公司正是防洪及防漏閘門製造商Walz and Krenzer。該公司的座右銘是「自1939 年開始,已為航運業提供防漏閘門。」

為了為藝術館融資,紐約市政府屬下之文 化資源信託基金更特地發行了總值1 億2 千5 百萬美元,被惠譽評為A 級之收益債 券。耐人尋味的是,對該舘財政實力的評 級標準並未考慮其防風暴措施,雖然有關設施應反映了該館的防風準備,大大減少 因大型風暴引致運作中斷,以致收入受影 響的可能,從而讓該館理應更值得受保。

當然,我們並不知道這是否真的管用。雖 然整套防風暴系統技術一流,但仍有待考 驗。儘管我們不想見到它會有真的接受考 驗的一天。

近岸安全措施以及公共設施的強化,近年 已成為全球的熱門話題。在氣候轉變下, 這對整個海岸線被全部沖走的景像依然歷 歷在目的亞洲地區,尤其是香港這樣有不 少步行徑、音樂廳、酒店及博物館分佈維 港兩岸的地方來說更加迫切。不過,看來 金融服務業還需時日來趕上氣候變化的 步伐。

近日「百年一遇」(1 in 100 initiative) 計 劃正在進行中。這個計劃由聯合國防範 災變風險辦公室(UN Office of Disaster Risk Reduction ) 、標準普爾、以及全球風險顧 問兼保險以及再保險經紀公司Willis Group 等聯手進行。目前「百年一遇」計劃的壓 力測試為不同機構估計災變風險,以及 評估一家機構在一個世紀內可能會遭遇 之「最高財政損失」(maximum probable financial loss),例如,該災難有1% 機會會 在未來12 月內發生。一件「百年一遇」 級事故通常會導致破產,而事實上一件藝 術藏品受損,就足以導致破產收場。目前 保險界都會利用「百年一遇」壓力測試, 而新的計劃希望可把類似的標準納入至金 融服務行業及銀行和證券監管系統中,亦 即像保護實物資產般保護金融資產。

無論後事如何,但現實卻很諷刺: 由人類 所引起的氣候變化,正在侵蝕我們長久以 來的無價之寶如近海地利,當中的成本及 風險更是十年前所無法想像的。BM